Fatal

你站在我左侧,却像隔着银河。

我更喜欢的是满溢而出的,对我的喜欢,能让我感受到的,无时无刻的。
没有因为别的事,不会让我感觉到危险,这种喜欢仅仅是因为我自身,因为我是我。

晚安

越来越觉得,爱一个人不仅仅是欣赏他的闪光点,更重要的是,在发现他那些黑暗面的暴露,那些乏善可陈的一部分,却还是会不由自主地说出:“你蠢蠢的样子也好可爱啊”。因为更爱的,是真实的你,完整的你。

冬天到了。

不想写薇娅的故事了。

我个人的爱憎都很强烈,性情冷漠,没心没肺,不念旧情 ​​​

我的幸运来自他人。
我的不幸因为自身。

你在梦里会不会看到我最喜欢的我自己?

可是你啊
始终在赠我烟火
赠我春季的长河
带着我从噩梦逃脱
教我学在阳光下活
即便现实可憎或爱情严苛
我因你才去热爱这世界
每秒钟温暖定格
也因你才想逃离

害怕你会看见丑陋的我

  卡列扬感觉他仿佛在云端漂浮了千万年,全身上下热乎乎的,好似被暖阳包围一般,他想看看所处环境到底是怎样的人间天堂,但是他用尽全力也无法睁开双眼。
  
  遥远的彼岸传来了悠扬而又厚重的钟声,一声一声的传到了他脑海里,不知为何他觉得,这是代表了归来的钟声。
  
  不,我不要归来!这里不属于我,我属于玫尔瑟斯!
  
  卡列扬猛然睁开眼睛,他庆幸自己是归来,而不是“归来”。
  
  但是下一刻,他看清了他面前是谁,他一阵战栗,仿佛天外从心底蔓延出了他此生从未感觉过的恐惧。
  
  他面前是女王陛下横举的权杖,他盯着权杖上镶嵌的紫色宝石,牙关咬得死死的,他没有说话。卡列扬猜,她要说话,果然。
  
  奥菲薇娅面无表情开口问道:
  
  “卡列扬中将,本王恕你无罪。”
  
  “本王问你,国会与参议院,你更属意哪一方?”
  
  卡列扬低下头,从反光的地板中看到了自己的扭曲的表情以及眼眸中的惊恐与他不愿承认的软弱与无助。
  
  他听见了一个好似不属于于自己的声音回答道:
  
  “我不属于任何一方。因为我永远只对您忠诚。”
  
  但是,我是谁?我又对谁忠诚?

我怕我活不过这个冬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