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tal

此后余生再遇三千场春水,不敌去年百日间,手中一捧蓝色清潭。

奥菲薇娅渐渐地懂得了卡列扬所做所想,她也想过救赎,但是她无法毁掉她的权杖。

亦如卡列扬无法结束轮回。

不会结束的啦嘿嘿嘿嘿

  杀了她!杀了她!!

  卡列扬感觉到了心中的声音,一个疯狂的声音在告诉他,只要杀了奥菲薇娅,就一定可以结束这个可怕的轮回,他再也不用回到那个大殿之上,他不用再看见薇娅冷漠的脸,他不用一次次的等待死亡,他不用!他再也不用!
  
  疯狂的勇士走近了女王陛下的寝殿,女王陛下不习惯在安睡的时候有人在一旁伺候,所以殿内空无一人。
  
  卡列扬面目狰狞,眼睛瞪得大大的,眼眶内满满的都是红血丝。他不住得喘着粗气,脚步却非常轻盈,他慢慢的撩起一层层幔纱,渐渐的接近了女王陛下所在的床铺。
  
  他抽出了他的匕首。
  
  烛火摇曳,将他的影子映射到了床头的墙壁上,失去理智的他高高得举起了手中的匕首,马上,他的匕首将刺进奥菲薇娅的胸膛,鲜血喷溅,这样就可以结束他经历过的无限轮回了。
  
  卡列扬翘起唇角,露出了一抹圆满而又瘆人的微笑。
  
  然后他看见女王睁开了眼睛。
  
  正如第一次卡列扬在城门下看向她一般,女王陛下现在的眼神与那次的他是如此相似。
  
  卡列扬。
  
  奥菲薇娅说。
  
  “噗——”
  
  这个声音卡列扬很熟悉,是刀子刺进人体的声音。
  
  是不是结束了?

我要跑路!!!!!

造纸厂的产品没有粉籍!!!!

我好暴躁哦,但是我就是这么暴躁
爱看不看不看滚

我如果喜欢一个人的话我会选择性的忽略掉她的某些发言,她喜欢我讨厌的无所谓,她讨厌我喜欢的无所谓,不触及到底线问题我都可以接受。

但是如果我看到我不熟的人还他妈唧唧歪歪的。
请滚开。

我喜欢某演员≠我喜欢他的某部剧≠我喜欢这部剧的原作≠喜欢这部剧的作者

什么玩意啊整天,膈应死人了

我回踩你正主了啊给我唧唧歪歪的老子是你妈踩你爸

弱智死绝谢谢

但是真的啊,适当的夸赞不仅不会让人有自负的心理,反而会让人觉得。

她为什么这么棒啊,她的每一个标点每一个个字都在透露出她的可爱,她懂得你的情绪,懂得怎么能够让你开心。

如果不是隔着屏幕,我真的是想扑上去亲她一口。

那么多感情,为什么非要以偏概全的抓着爱情不放?

太俗了。能不能多看看世间万物。

信仰啊,拯救啊,憎恶啊,都是那么美好。

你睁开眼看看,总有一个人能够跨越千山万水,历经沧海桑田,最后来到你面前。

他的眼中没有黑暗,没有欲念,没有存疑没有猜忌。
他纯粹的向你伸出手。

  卡列扬保持单膝跪地一动不动地动作已经半刻钟了,金碧辉煌的王宫里,主殿头顶上的灯光经过铮亮地面反射到他眼里,他仿佛通过这光芒看到了地底,看到了这个王国腐烂的根系。

  奥菲薇娅坐在王座之上,挺直腰板,右手扶着代表着王室威严的权杖,低头看向大殿内向她行礼的骑士,眉头微蹙,她不认为卡列扬做错了什么。
  
  她觉得,卡列扬虽然没能够守住边境罗纳尔小镇,可是却带着大部分王族士兵而归,十一岁的女王陛下没有办法理解为什么国会和众参议会议员们纷纷表示卡列扬必须严惩。
  
  人活着就好了,国域疆土可以再抢回来,可若是士兵没了,该怎么打仗?
  
  奥菲薇娅站起来,缓步下了台阶。精致华美的女王官制礼服在灯光照耀下熠熠生辉,象征着国家的鸢尾花点缀在领口以及胸前,最大的一朵则在裙摆上方。
  
  她走到跪着的卡列扬面前,站着的小女王与面前单膝下跪着勇猛高大的骑士身高差不了多少,她将权杖举起,横在了卡列扬眼前,权杖尖透亮的紫宝石在卡列扬眼中闪闪发光。
  
  女王陛下低下头,庄重而严肃地问:
  
  “卡列扬中将,本王恕你无罪。本王问你,国会与参议院,你更属意哪一方?”
  
  “我不属于任何一方。因为我永远只对您忠诚。 ”
  
  卡列扬执起女王陛下未握权杖的那一只手,落下虔诚的一吻。

我始终觉得
没有哪个人能完完全全了解我
看光我的劣根性,我的阴暗面
我埋在温和表面下的偏激和歇斯底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