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tal

The fatal meeting is fatal for me.

我跟我家里老一辈的矛盾真的是无法调解,每一次各种问题说起家庭关系我都会无比生气超级无敌巨他妈的生气,我现在这种攻击性强十分偏激的个性百分之八十都是因为小时候的各种偏心不对等憋出来的。以前还会居然以为妈妈跟我是一个战线的,直到有一次我跟妈妈说,如果没有姐姐就好了,他们会不会多喜欢我一点,哈哈结果我妈说,要没有也是没有你,我他妈当时就呆逼了哈哈哈哈哈哈给我整愣了,这不他妈的就是说没人能喜欢我呗。OK,下线了88


戴斯翻来覆去的玩着手中纯白色的长箭,好似完全没注意到费伊满怀怒火从天而降站在他面前。

但是费伊没有时间等他,虽然她十分不乐意与戴斯打交道。笑话,偌大神界九重天没人愿意经常跟这个看起来是小孩模样的神明待在一起,先不说他独一无二的死亡气息会当神明感到不安,更是厌恶他额头上的那第三只死亡之眼,没有人不避讳这只不详的眼睛。

可是现在的情况下,她不得不跟他交流,与这微妙的厌恶相比,将奥菲薇娅的灵魂粉碎成天池里独摇花的养料显然更为重要。

于是她上前,看着面前堪堪只到她腰间的死神大人,伸手冷硬说到:这是爱神大人的神识,是我需要的东西,你不能拿,该还给我了。

戴斯手上动作一顿,他感觉到了费伊的情感。于是他手中带着幽蓝色的火光一闪,带着爱神神印的箭瞬间化为点点蓝光消散。

费伊深吸一口气,咬牙切齿望着戴斯,她来不及多想就唤出了时间之神的神识,高高盘起的发间微闪,紫金配色的发饰中央紫光隐隐约约亮起,神识具象化为烟雾形态在周身流转。

她要回到戴斯拿到这支箭之前。

虽然我平时常规痛骂声乐视唱练耳,但是说到底,学音乐是我到现在为止唯一一件从来没有一丝一毫后悔过的决定,我一直觉得如果兴趣变成工作会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我现在已经快完成三分之一了,我希望我可以一直坚持下去


能够不放弃音乐的话,很多想法都是能实现的!


其实那天在医院里,我有一句话是骗你的。

我想把我自己砸烂到无法再重组的地步,让机械零件洒满房间

我喜欢破碎后愈合的声音,尽管与我毫无关系


每个人都有秘密。


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呢?谁也救不了谁。


在落雪的冬季,星池边缘杳无人烟,只剩一排枯树伴随刺骨寒风瑟瑟,湖面上灰白雾气弥散,零星碎冰兀自沉浮,波澜不惊。


或许,星池的白面花不会再开了。


我好怕这种每天都很萎靡的状态……虽然我本身就是个活废物,但是还是想有点能够积极向上的情绪啊,而不是每天都在想我是不是要死了,我是不是要瞎掉了,我脚上破掉了是不是因为狗,学不下去了不学了吧

我真的好累啊,但是也不敢跟别人讲,其实感觉没有人愿意接受另一个人突如其来的负能量,自己都很难了

其实有时候可以看出来别人的态度,但是我真的很喜欢分享我喜欢的东西,可是如果发现有在敷衍我的话我就缩跑了,我真的好难啊

很多事情说一次两次会觉得你好让人心疼,为什么会这样,但是如果次数多了就会变成为什么只有你经历这种事情,为什么别人没有,那一定就是你的问题吧

胃疼,头疼,萎了,88